大宋少年志  电视剧

评分:
10.0力荐

分类:电视剧 国产剧 古装 偶像 青春 热血 悬疑 电视剧 谍战 大陆 2019 

主演:张新成 周雨彤 郑伟 蒋羽熙 王佑硕 禾浩辰 苏晓彤 闫肃 

导演:伊峥 

剧情简介

大宋少年志电视剧上映于2019 年,由著名电视剧明星 张新成 周雨彤 郑伟 蒋羽熙 王佑硕 禾浩辰 苏晓彤 闫肃  主演,草民电影网为您提供《大宋少年志》电视剧全集免费在线观看。剧情简介:《大宋少年志》由芒果影视出品制作,由伊峥执导,王倦总编剧,张新成、周雨彤、郑伟、王佑硕、禾浩辰和苏晓彤主演的古装青春热血剧。该剧以北宋和西夏之间长达百年的战争为背景,讲述了少年为家国大义守望相助,在隐更多详情 
 排序

分集剧情

  • 第1集
    禁军声称元伯鳍当年投敌,元伯鳍表现诡异,既不反抗也不申辩,偏偏抓他的梁竹好似对他有私仇,对他下手极狠。甚至为了刺激元伯鳍,梁竹还从太学把他的族弟元仲辛抓来。不料元仲辛诡诈滑头,对元伯鳍毫无兄弟之情,连声叱骂划清界限,甚至提出配合做假证诬陷元伯鳍的请求,被梁竹赶了出去。然而元仲辛这一切都是伪装,他从见到兄长第一眼起,就觉得这次事件另有蹊跷,也不管禁军有多恐怖,决定救出元伯鳍。太学内与元仲辛同屋的门阀麒麟子王宽,生性耿直,平生不曾说谎,偏偏又及其聪慧,很快看穿元仲辛打算,并且出于公理,决定助元仲辛救兄,元仲辛不愿牵连王宽,二人争执时,有神秘女子出现,提来一张夜宴请柬,声称若要救元伯鳍,可赴宴细谈。...
  • 第2集
    神秘女子归来,要元仲辛杀死王宽做投名状,否则就将他斩杀刀下。元仲辛犹豫后,果断提刀,电光火石间戳穿王宽心口,王宽衣衫带血颓然倒地,包括那少女在内,所有人都愣住,不耻元仲辛的行为。元仲辛却趁机接近少女,匕首胁迫,想要用她的命换大家逃出生天。随即王宽起身,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刚才那幕竟然是两人在毫无交流的情况下,默契配合演的一出戏。元仲辛和大辽暗探僵持谈判,听闻少女自称赵简,王宽脸色大变,突然上前夺下元仲辛手中匕首,赵简找到机会,迅速反制,元仲辛气结,不懂王宽发哪门子疯。王宽却道出赵简是与自己定下娃娃亲的皇族贵女,继而拆穿所谓的大辽暗探都是禁军假扮,韦衙内瞠目结舌,元仲辛直呼赵简嫂嫂。 ...
  • 第3集
    元仲辛跟着赵简住进了客栈。大辽暗探韩断章出现在开封城内,紧随二人之后,却发现客栈内有禁军埋伏,不愿轻举妄动。王宽和韦衙内被小景和薛映带到了一个神秘书房,书房内,大宋筹备多年的秘阁计划主使人陆观年现身。原来这次行动,除了对元仲辛的试探外,更是对王宽和韦衙内的考验。大宋暗借秘阁编制,事实上由枢密院和中书省合作,聚集大宋各路精英作为学官,网罗天下少年,创造亘古未有之学院,目的就是想要在秘阁内教出不拘一格忠诚为国的独特人才。用来抵抗敌方暗探,执行秘密计划。 ...
  • 第4集
    元仲辛和大辽韩断章合力,将赵简绑在一家香油铺,这里也是大辽布下的暗桩所在。赵简被抓却并不放弃,反而提出条件,只要杀了元仲辛,就把秘阁的所有内情告诉辽人。赵简和元仲辛暗战未休,突变又起,表演木傀儡的傀儡师老人神奇出现,分散韩断章和暗探注意力,元仲辛趁机解开赵简桎梏,带她从后院逃离,一时间赵简也不知道这家伙在搞什么鬼。韩断章两人惊起追逐,反而落入陷阱,被元仲辛和傀儡师拿下,就在赵简以为元仲辛只是用苦肉计捉拿辽人时,元仲辛再次把赵简打晕,他没想背叛大宋,可也没打算和官方合作。 ...
  • 第5集
    元仲辛把韩断章和大辽暗探设法交给秘阁后,寻了辆马车要把赵简带出城去,却再次落入秘阁包围圈之中。元仲辛被赵简带回,刚刚入阁的第七斋成员将其团团围住,元仲辛突然提起韩断章在香铺藏了份密文,十分紧要,自己可以带他们去拿。面对诡计多端的元仲辛,众人一时不知他哪句真哪句假。赵简略一沉吟,还是应允。香铺,并未有元仲辛所说的密文。赵简冷笑拆穿元仲辛的盘算,元仲辛只不过想借密道逃脱罢了。元仲辛惨笑表示宁可自杀也不愿加入密阁送死,随即翻身跌近后院水井。王宽观察四周,指出其间门道,这口井通向河流,元仲辛常帮人捞尸赚钱,深谙开封水系,定是借此逃脱了。 ...
  • 第6集
    陆观年告知元仲辛,他参与太多,没有抽身可能,入秘阁,将来还有机会帮助元伯鳍,元仲辛无奈答应,与陆观年定下一年之约,一年后他便离开。密阁第七斋成员终于到齐,而他们面对的第一关,就是找到秘阁入口所在。元仲辛通过风口找到暗墙入口,一路穿梭。暗墙后别有洞天,庭院楼阁却是秘阁所在。元仲辛再次见到陆观年,陆观年告知第七斋众人都曾面对过这道关卡,或凭学识、或凭追踪、或凭钱财解决,唯有元仲辛和赵简两人第一眼便找到了暗墙,极为难得。陆观年判定两人将来会是密阁最优秀的学员。赵简骄傲扬头,满脸瞧不上元仲辛,偏偏对方也好死不死被分到第七斋,和她抬头不见低头见,赵简很是愤慨。 ...
  • 第7集
    按照元仲辛的交代,韦衙内对症下药,果然成功当选,众人哗然,赵简将怀疑的目光看向事不关己的元仲辛。五天时间已到,陆观年进入学堂,宣布任务,第七斋要去牢城营找到一份丢失的大辽密文。牢城营就像现代的大型监狱,各种罪犯被关押其中劳役抵罪,兹事体大,他们必须伪装成罪犯潜伏。尽管有些疑惑,但刚当选斋长的韦衙内还是接受了任务,随即建议把重伤的元仲辛排除在外,陆观年应允,顺便剥夺了赵简参与的资格,让她继续照顾元仲辛。赵简不甘争辩,却于事无补。 ...
  • 第8集
    王宽四人被投入牢城营寻找密文,赵简莫名被元仲辛牵连,留在密阁,内心不忿却无可奈何,只能对元仲辛摆臭脸。元仲辛倒是无所谓,两人吵吵闹闹之际,陆观年冷面走来,告知一个惊人的消息,王宽等人在牢城营全部失踪了。陆观年要两人去牢城营寻人,元仲辛要求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。陆观年将两人带到一间密室,密室内关押的,是他们的老熟人韩断章。原来韩断章已经与秘阁达成合作。他之前被抓也是故意,为的就是送人情。韩断章得到消息,有个辽邦暗探化身出粪人藏身汴京,暗地打探出一批弓弩技师的名单,准备送往大辽。那个暗探原本已经快要出城,未想得罪了韦衙内,被送进牢城营,之后突然暴毙,弓弩技师的名单也消失无踪。 ...
  • 第9集
    山洞深幽,一个女子背身吟唱,仿佛山魅,这情形实在诡异。赵简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,就在快要接近女子时,一只手突然伸出,把她拉到隐蔽的地方,赵简惊骇,准备反抗,却发现对方居然是王宽。寻找之际突然传来消息,营头居然被刺杀了!副营头借元仲辛是最后见过前任营头的犯人对他百般试探,元仲辛反应迅速,假借库房丢失兵器一事,表示前任营头之所以传唤,是因为他是新犯人,脸生方便做卧底去查这件事。副营头似乎信服,元仲辛刚松口气,未料,副营头剑锋一转,询问他的妻子赵简为何不见踪影。元仲辛只好说或许去了伙房帮忙。 ...
  • 第10集
    元仲辛假借向副营头报告情况,引开副营头的注意力,赵简趁机潜入房间,偷走素星桥相关名册,元仲辛见赵简得手,抽身离开。通过名册,两人发现,素星桥三个月前入狱,因被人告发运私盐。巧的是,大辽暗探冯主是两月前入狱而死。时间相隔太近,两人甚至开始怀疑冯主是不是真的死了?赵简决定挖坟验证自己的猜想,不想丁二突然出现,感谢赵简点醒了他,丁二说他可以帮她一个忙,比如杀了她的爹爹。赵简惊骇,觉得丁二非同常人。传道人、副营头带着韦衙内等人进洞谈判。丁二要求元仲辛把赵简让给自己,元仲辛深感莫名。 ...
  • 第11集
    第二天,越狱悄然进行,王宽等人偷偷点燃火把,提前暴露行踪,外营士兵蜂拥而入。素星桥刀锋一转,帮着外营士兵对付传道人。传道人搬出元仲辛偷盗的弓弩应对,发现弓弩早就被做了手脚无法使用。厮杀展开,第七斋死守城门,元仲辛和赵简发现丁二武功高强。丁二亮出身份,他是夏军暗探首脑。和谈之际,宋夏不可明面交战,但袁昊想出另一种办法,派暗探潜入牢城营,灌输他们大宋贫贱有别,相反夏蒸蒸日上,唯才是举的思想,再将他们救出去,肆意传播这种观念,多年后必将让穷苦之人对大宋失望,再起战事。丁二告知,他被派来做这种事,本来已经绝望,但赵简给了他希望,他决定回夏走自己的路。说完,消失在混乱中。与此同时,传道人一刀杀死副营头,...
  • 第12集
    原来,薛映的父母因为薛映进入秘阁而脱离了军户身份,来到开封开了一家汤饼铺子,如果薛映离开秘阁,那薛家将再次沦为军户,一辈子都不能摆脱。薛父在薛映眼里是一个懦弱胆小之徒,父子关系并不融洽。眼看被一个小吏欺负,薛父也只是忍耐,韦衙内上前摆平小吏。薛映心里默默感激,两人之前的不愉快算是解开。陆观年为第七斋带来新的任务。根据线报夏军细作盯上了弓弩院的一名天才技师,需要第七斋护送该弓弩技师去城东宅院等待禁军交接保护。大家分头行动,王宽和小景在城东宅院接应,元仲辛和赵简前去弓弩院接人。韦衙内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大显身手,谁知他与薛映只不过是被分配了后援的任务。韦衙内暗暗打起自己的小算盘。 ...
  • 第13集
    韦衙内暗中嘱咐薛映赶快回汤饼铺子看住陈工,劝他赶紧画出车行炮图纸。韦衙内回太尉府查探禁军方面的动向,遭到父亲韦卓然斥责,而且还得知他能够加入秘阁是父亲一手安排。韦衙内被父亲的不屑态度刺痛,暗中发誓要借陈工的事情扬眉吐气。薛映讨好陈工,却反而把陈工吓得不轻,韦衙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陈工安抚住。元仲辛和赵简不谋而合地想到了去弓弩院陈工的住处查找线索。在弓弩院,二人撞见王宽,三人合力查验,发现陈工身上有着诸多解释不清的谜团,他吃喝嫖赌样样精通,却在衣柜里藏了蒸馒头,还在枕头里面藏了沾有血迹的箭头。 ...
  • 第14集
    夏军细作突袭汤饼铺子,薛映奋力拼杀,却寡不敌众,加之薛父薛母被对方挟持,薛映和韦衙内只得被迫交出陈工,可夏军细作仍不依不饶地要对他们下死手。千钧一发之际,一向窝囊的薛父突然大发神威,以一当十,瞬间杀翻了所有夏军细作。薛映和韦衙内被这反转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。元仲辛和赵简适时出现,薛父误以为是细作,一招杀去,眼见元仲辛就有生命危险,幸好被薛映即使喝止,几人后怕不已。薛父打败夏军细作之后又恢复了紧张无措的老实人状态。在薛映的追问之下,他才道出实情。原来,薛父曾经是边军大将的亲卫,专司护卫刺杀。然而,在薛映刚出生那年,薛父手刃敌军,却得知此人也同样有着一个刚出生的儿子。 ...
  • 第15集
    元仲辛和陈工男扮女装在赵简的带领下通过密道进入了女浴室,陈工被美女吸引,险些露馅。就在三人即将成功混入秘阁的时候,却被女生们叫破行踪,令人意外的是,被识破的人竟然是元仲辛。女生们按住元仲辛就是一顿胖揍。赵简则趁乱带着陈工离开。陈工并不甘心被这群人摆弄,趁众人去上课的时机想方设法要逃跑。谁知,房间内外处处皆是防止他逃跑的陷阱,陈工被弄得几乎要崩溃。随后,陈工故意将七斋男女生宿舍搅的天翻地覆,妄图激怒众人将他送走,元仲辛却戳穿了陈工的伎俩。无奈之下陈工只能先暂时按捺下来开始画图,再另寻他法离开七斋的控制。 ...
  • 第16集
    七斋少年们自以为此次藏匿陈工的行动密不透风,谁知陆观年却已经对他们的古怪行为有所怀疑。陆观年叫来秘阁学长刘生,吩咐他密切监视七斋。傲慢的刘生一直认为七斋除了赵简之外,没有一个人适合留在秘阁,应该全部被清退。接到命令后,刘生决定给七斋来个突然袭击,搜查寝室。七斋被打得措手不及,幸亏元仲辛机智地将陈工藏在了变戏法的大箱子里,上面又盖着赵简的小衣肚兜,才让刘生放松了警惕,蒙混过关。而在此次查寝的时候,赵简发现了自己寻找已久的生辰贴,就放在王宽珍藏的一个锦盒里。只要她拿到了这份生辰贴,王宽也就再无理由拒不退婚。 ...
  • 第17集
    陈工吵着要走,不料陆观年亲自到访,将众人和陈工堵个正着,让元仲辛等人解释,为什么瞒着自己。元仲辛说,他们是遵照陆观年教导的原则,不要相信任何人。王宽看出陆观年并非来兴师问罪。果然,陆观年告诉大家,他的所作所为是出于对七斋的保护,因为他也同样察觉陈工一事疑团重重,禁军中很可能存在问题。众人愧疚。元仲辛说把陈工和图纸都上交给秘阁便可万事大吉。赵简却认为他们不能拖累秘阁,只有七斋找出禁军里的神秘内奸,才能真正的完结这件事。王宽这次也选择站在赵简这一边。 ...
  • 第18集
    七斋的护送任务终于结束,然而元仲辛心中的疑惑仍没有解开,他认为在马山的背后还有隐藏势力,这个想法和赵简不谋而合。元仲辛和赵简一起来到枢密院看护陈工的房间,提点陈工注意安全,而陈工看破生死的态度让元仲辛赵简很是意外。元仲辛和赵简从陈工那里得不到答案,只能离开,谁知却遭到了禁军残酷的追杀,赵简甚至被暗箭射伤。原来陈工在两人离开后,意外身亡,元仲辛二人成为了嫌疑人。禁军满城搜捕元仲辛和赵简,两人艰难避过。元仲辛发现赵简肩头的箭伤很严重,两人计划先躲到薛映家的汤饼铺子,却看到王宽等人已经被禁军带走了。 ...
  • 第19集
    太尉府中,韦衙内、王宽和小景跪在韦太尉面前。衙内谎称赵简怀了自己的骨肉,肯求父亲赐药。可老谋深算的韦太尉并不信儿子的话,衙内绝望无比,最后竟将毒箭直接刺入自己胳膊,以死相逼,总算拿到解药。赵简毒性大发,彻骨冰寒,看着饱受折磨的赵简,元仲辛再不犹豫,将赵简紧紧地抱在怀里,安慰她。赵简终于感受到温暖,她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,终于鼓足勇气说出内心深藏的秘密——她其实是喜欢元仲辛的。元仲辛一时不知该怎样回应,赵简却说她只是不想带着遗憾死去才说了实话,她并不需要元仲辛的回应。 ...
  • 第20集
    赵简服下解药后,终于缓了过来,元仲辛和小景都松了口气。大难不死的赵简与元仲辛彼此深情对望竟暂时忘了小景的存在。随后,他俩从小景口中得知这解药是韦衙内从他爹那里讨来的,而韦衙内和王宽已然被韦太尉软禁了。元仲辛只身潜入太尉府,要换王宽出去,韦衙内则利用苦肉计以死相逼让父亲放了七斋兄弟。韦卓然虽然答应放了王宽和元仲辛,但却提出一个条件——七斋从此与自己的儿子撇清干系,形同陌路,以后再闯什么祸,都与韦衙内无关。元仲辛和王宽决定妥协,就此与韦衙内拥抱诀别,韦衙内一言不发,只能默认这个结果。 ...
  • 第21集
    经过一番机智的盘问,王宽推断细封云是夏落魄宗族,而车行炮图纸的真正卖家是一个神秘大人物。王宽旁征博引,规劝细封云为了宗族崛起与大宋合作。最终,细封云答应王宽,只要今日送他和芸娘安全离开开封,他便将所知实情和盘托出。韦太尉要去视察禁军,韦衙内要求一同前往。校场上,众将官纷纷请韦太尉喝酒玩乐,韦衙内却显得心事重重,他借机离开,暗中跟踪都尉马山。改换装扮前来校场的元仲辛和赵简也不约而同的盯上了马山。韦衙内哄骗马山来到酒馆,经过一番逼问,马山说出太尉府里最近很缺银子,而黑甲卫的刘都尉前日突然暴毙且尸骨无存。韦衙内深知这些事都与自己的父亲脱不了干系,他不禁怒发冲冠地回家要与父亲当面对质。 ...
  • 第22集
    到了约定的时辰,韦太尉率领一众黑甲卫驾临山神庙,在他身边还有都尉马山守护。交易的瞬间,韦卓然顿时察觉到异常,紧迫关头,一直没露面的王宽出现,原来他混进了黑甲卫,从马山手里夺走了鲨鱼皮套,七斋众人准备一起冲出去逃走。谁知,庙外已被黑甲卫团团围住,韦太尉没有留下任何漏洞。七斋等人被迫原路退回庙里,无奈之下只能把车行炮图纸重新还给韦太尉。随后,黑甲卫一拥而上将七斋众人都捆了起来。此时,真正的夏军细作也已醒来,韦太尉将车行炮图纸扔给细作首领,责令他们火速离开开封城,否则大家都没命再活。 ...
  • 第23集
    众人立刻部署,元仲辛趁机潜入,果然在密室找到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少女。少女喜极而涕,却表示自己失忆了,记不清身份,无奈之下,元仲辛决定把人带回去,不料被少女坑害,元仲辛被抓,少女逃之夭夭。随后,元仲辛动员老贼,终于在赌坊找到了少女。少女大杀四方,赢了大把银子,根本没在意麻烦已经上门,元仲辛突然出现,坐上赌桌,要和她赌一盘,两人剑拔弩张,气氛一触即发。元仲辛和少女赌骰,约定不限手段,少女出千,棋高一着,随即用赢来的赌资买通泼皮擒住元仲辛,赵简循迹招而至,恰好看见元仲辛被团团围住的一幕。 ...
  • 第24集
    元仲辛、赵简和王宽却觉得云霓很可能有所隐瞒。七斋避开假郡主一行的搜罗,把云霓藏在了安全的地方。云霓始终看元仲辛不顺眼,故意刁难,结果被反将一军,云霓愤怒之下,误导赵简自己看上了元仲辛。赵简果然吃醋,随后又自责因为儿女情长耽误了理想,发誓以后认真办事,绝不喜欢元仲辛,这段话恰好被元仲辛听见,两人之间暗潮汹涌。七斋决定擒住假郡主一行,不管云霓说的是不是实话,都不能让这群人威胁寿宴。众人巧设计谋,成功抓人,与此同时,云霓却再度诡异消失了。 ...
  • 第25集
    七斋设计抓住假郡主一行,假郡主自称小花,嚷嚷让他们赶紧放人,再晚了云霓会有生命危险,因为大辽暗兵正在追杀她。七斋摸不着头脑,搞不清这些人是杀云霓还是保护她。这时,小郡主逃跑消息传来,小花大急,质问七斋到底目的何在,为了掩护身份,七斋谎称收钱办事,小花反过来出高价,收买七斋找到云霓,七斋决定将计就计。元仲辛打探为什么云霓不知刺杀一事,还要联系暗兵部,小花冷脸让他不要多问,话语中,元仲辛嗅到一丝不寻常。关乎辽邦郡主的安危,元仲辛和赵简回密阁要求见韩断章,二人根据韩断章给的线索找到大辽暗兵新的据点,果然小郡主没有放弃联络暗兵处,留下茶楼见面的信息。 ...
  • 第26集
    云霓决定回舞团,执意带伤献舞,这让七斋大为疑惑。众人并不知道,云霓的真正目的是在寿宴上刺杀皇后,她的哥哥云安郡王被人绑架,迫于无奈,云霓必须听从背后之人的安排。小花绑架云霓是为保护她,而云霓买通暗兵,则是为了把小花他们送回家。她不愿他们跟她一起赴死。元仲辛也担心云霓目标是寿宴,问题是云霓避而不见,连小景都赶了出去,这边行不通,元仲辛决定从辽邦暗兵下手。刺杀一事后,驿馆如同铜墙铁壁,霍宇光要想进驿馆完成刺杀,必须想办法伪装混进去。元仲辛和赵简假扮夫妻,大张旗鼓离开驿馆买药,路上果然被霍宇光抓住,要挟两人带他潜入,元仲辛假装害怕照办,和赵简相视一笑,他们的策略成功了。 ...
  • 第27集
    霍宇光逃脱,元仲辛和赵简顺着线索追查到辽邦暗探的大本营,结果发现对方刚刚经历了一场屠杀,两人好不容易找到身负重伤的霍宇光,却被告知偷袭他们的是韩断章。这个答案太过诡异,韩断章如今被囚禁密阁之中,怎么可能出手杀人?迷惑之中,赵简和元仲辛视线相对,同时想到一种可能。与此同时,王宽一行被突然从天而降的军方带到一处隐秘的宅子,前任宰执吕简召见七斋。众人莫名其妙,不明白如此大人物寓意何谓。吕简开口惊人,他想要裁撤密阁,在他看来,陆观年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,这么些年黑暗里行走,陆观年很可能丧失了生而为人的本性。 ...
  • 第28集
    七斋一方面做戏把霍宇光押送给云霓,降低对方的警惕性,一方面又派出韦衙内以求亲名义接近小花,试图从小花这边找到机会。小花告诉韦衙内,云霓救过她的命,所以她要命去还,韦衙内看出小花不愿让郡主赴死,尝试说服,小花被说动,配合韦衙内换走了郡主藏在帽子里的毒药。寿宴当天,她们原本带着这顶礼帽在舞蹈时毒死皇后。韦衙内完成任务,兴高采烈回去,不想一转眼,小花就变了脸。给韦衙内药本来就是小花和郡主的计划,她们明白七斋不会善罢甘休,所以用这个办法让他们以为成功了,就不会再度阻止。而小花早就做好了陪郡主一起死的准备。 ...
  • 第29集
    七斋束手无策之际,郡主云霓却偷偷告诉赵简,她其实撞见了霍宇光和田虎被杀的现场,杀人者就是刘生。众人惊愕,虽还理不清其间关联,但如果云霓说的是真的,元仲辛就有危险。正在大家准备施救时,元仲辛诡异逃脱,七斋其他人松了口气,随即是更大的担忧,换句话说,元仲辛变成了重罪逃犯。他们必须在官府抓到他之前找到凶手。七斋紧急寻找线索,云霓回大辽之事暂缓,返回驿馆,一脱离刘生的指控,云霓立刻指认杀人者是刘生。对方是郡主身份,官府不敢怠慢,也将刘生收押,关在密牢。 ...
  • 第30集
    元仲辛这边也周折不断,和郡主一起逃出的小花惨遭独毒手,云霓精神奔溃,认定一切是元仲辛王宽所为。与此同时,刘生之死引发五斋愤怒,向剩余的七斋几人发出交出王宽的最后通牒书,战局一触即发。混乱中,陆观年和韩断章会面,刘生的死让他十分愤怒,韩断章却说为了大局死一两个人不算什么,两人各有威仪,争锋相对间,赵简诡异出现,她是一路跟踪来的。亲眼见证陆观年和韩断章合谋,赵简失望至极,韩断章要灭口,被陆观年拦住,警告他不准再动他的学生,随即把赵简押送回密室。 ...
  • 第31集
    韦衙内和薛映演戏哭诉五斋滋事,请求掌院援助,骗走了陆观年,趁着这个空荡,元仲辛潜入,果然找到了被铁链锁住的赵简。两人合并消息,渐渐理清陆观年、韩断章和云霓三者的关系。寿宴刺杀计划失败后,韩断章随即开启第二套计划,故意放走云安郡王并怂恿他向大宋求援,用妹妹和亲示好。郡王擅自和大宋和亲,辽主决对不能忍受,到时韩断章再趁机逼反云安郡王,就能引发大辽内部混战。混战一启,辽邦元气大伤,便是大宋兴起之时,这就是陆观年的目的。掌院这么做虽然偏激,但为了大宋,元仲辛能够理解,他想不明白的是韩断章,为什么他也想辽邦衰亡呢?赵简告诉元仲辛一个惊天秘密,其实韩断章不是辽人,而是渤海遗民。 ...
  • 第32集
    帝江和韩断章追上,与王宽大打出手,王宽不敌,千钧一发之际,陆观年赶到,阻止了杀戮。陆观年带走王宽,再度警告韩断章不准动自己的学生,转身之际,没看到韩断章嘴角的冷笑。另一边,小景、云霓和元仲辛一众也相遇了,得知王宽被掌院带走,大家稍稍安心。从赵简的经历来看,掌院并不想伤害他们。云安亲王的和亲文书即将送达开封,七斋整和各自疑点信息,随即得出一个惊人结论。韩断章骗了掌院,刘生大牢被杀说明韩断章在大宋还有别的帮手。同样,也是他杀的小花,目的是把小郡主留在开封城,届时云安郡王赶到,得知妹妹被密阁少年带走消失,大怒之下开封城难逃战火。 ...
  • 第33集
    韩断章被帝江诛杀,帝江最终还是为刘生报了仇,一切尘埃落定,吕简正式上报裁撤密阁,陆观年经此一事,心绪低沉,七斋陷入迷惘,失去密阁,他们未来的路又在何处。密阁解散后,赵王爷同时接到诏令,调往邠州,负责和夏的商贸事宜,赵简也要随父前往。元仲辛满心不舍,但骄傲的两人,都不愿先说出口,吵闹分别。三个月过去,王宽和小景因共患难,情感日益明朗,薛映陪父母经营面店,韦衙内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,而元仲辛又变成了名满开封的小混混,一切都看似恢复了正常轨道,但他们心中知道,有一块地方,属于七斋的,留下了空白。 ...
  • 第34集
    第二天,元仲辛和赵简去和元伯鳍见面,提醒他不要单独行动,其他人继续到市集寻找线索。王宽等人找到军户,却惨遭暗算,种种手段证明可能是暗探身份,更让他们忧心的是,这伙暗探似乎跟梁竹还有不同寻常的关系。他们到底在密谋什么,会不会跟元伯鳍有关?疑惑之际,元仲辛带回消息,元伯鳍执拗不相信梁竹会动手,坚决明天亲自去接新任都指挥史周大人。元仲辛立誓要向哥哥证明自己在密阁有所成长,决定自亲自出手。七斋巧设关卡,拦住了元伯鳍,元伯鳍惊诧非常,觉得他在胡闹,话还没说完,梁竹就提着刀出现了。元伯鳍很快冷静,正准备应对,梁竹就已经落入陷阱被七斋兜在网里。元仲辛得意洋洋,表示自己是对的,梁竹却愤怒异常,大喊大叫,情绪非...
  • 第35集
    林墨生和护卫莫名被杀,元仲辛发现,林家带头护卫李振不在其中,很可能幸运逃脱,换句话说,找到李振或许就能从这一团乱麻中理出头绪。七斋兵分两路,王宽等人去林府查看线索,元仲辛和赵简则想办法找到李振的下落。元仲辛把赵简带到老贼在邠州的耳目处,想要收买他们撒网找人,赵简却觉得其中一个小乞丐非常面熟,随即发现这人曾在自己和林墨生会面时候出现过几回,瞬间反应过来应该是元仲辛交代“监视”自己。元仲辛矢口否认,赵简威逼利诱,小乞丐果断承认,戳穿元仲辛关心喜欢赵简的心思,两人之间的气氛更加暧昧。 ...
  • 第36集
    林墨生和护卫莫名被杀,元仲辛发现,林家带头护卫李振不在其中,很可能幸运逃脱,换句话说,找到李振或许就能从这一团乱麻中理出头绪。七斋兵分两路,王宽等人去林府查看线索,元仲辛和赵简则想办法找到李振的下落。元仲辛把赵简带到老贼在邠州的耳目处,想要收买他们撒网找人,赵简却觉得其中一个小乞丐非常面熟,随即发现这人曾在自己和林墨生会面时候出现过几回,瞬间反应过来应该是元仲辛交代“监视”自己。 ...
  • 第37集
    仲辛连吓带骗,终于撬开李振的嘴。林墨生想做军方生意,秦无涯却不答应,林墨生只能使阴招让泼皮跟踪想找到秦无涯把柄威胁,结果无意发现秦无涯跟市集暗探交集甚密。更古怪的是,这些人还四处散播谣言,试图挑起夏和大宋的争端。这就是林墨生被杀的原因。元仲辛猜测,秦无涯应该就是暗探背后主使。明日就是双方商人谈判的日子,他们必须在那之前找到证据,把秦无涯踢出的驿馆,免生意外。 ...
  • 第38集
    秦无涯疑惑查看,结果元仲辛居然死而复生,诡异的站在他面前。看着眼前情景,秦无涯立刻反应过来,昨日那幕是七斋做的局,目的是分散他的警惕心,破坏刺杀计划。元仲辛、赵简、元伯鳍同秦无涯激烈交手。与此同时,王宽等人也在韦衙内的帮助下,清除了潜藏的杀手,保护了没藏宝历等一众夏商。秦无涯被刺身亡,临死前始终没有说出背后主使,米禽牧北姗姗来迟,满脸惊讶,七斋却觉得这件事恐怕和米禽牧北脱不开关系。但问题是,夏与大宋一战,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?赵简跟宁令哥定下赌约,一定要找到米禽牧北的目的并阻止他,若是输了就嫁他,元仲辛心中不是滋味。 ...
  • 第39集
    七斋商榷后决定委托梁竹赶回开封交给陆观年,请他判明真假,在此其间,他们会留在邠州,监视元伯鳍的一举一动。梁竹爽快答应,快马离开。元伯鳍借着切磋的借口打伤周悬,元仲辛担心任由事态发展,大哥很可能会冲动之下会亲自动手给九千战士报仇。所以,最好的办法,就是在不惊动周悬的情况下,控制住元伯鳍。七斋开始执行计划,元仲辛找到元伯鳍表示明白他心中仇怨,愿意帮他一起擒获周悬,元伯鳍不想连累弟弟,断然拒绝,元仲辛却异常坚决,大有孤注一掷的架势。元伯鳍清楚他的脾气,只好答应。在赵简的配合下,昏过去的周悬被送到元伯鳍跟前,元伯鳍终于相信弟弟的诚意,放松警惕,不料下一秒,就被迷药迷魂,七斋成功了。 ...
  • 第40集
    两人最终还是被七斋追上,看着赵简失望的眼神,元仲辛心烦意乱。双方交手,赵简不慎刺伤元仲辛,混乱之下,一匹快马冲出,带走元伯鳍,马上的人居然是梁竹。看着元伯鳍远去的身影,元仲辛终于支撑不住昏迷过去。元仲辛伤重,赵简脸色难堪,王宽点明,她生气不是因为元仲辛要带走元伯鳍,而是骗了她,把她排除在了计划之外。被当作外人对待的感觉,另她无法忍受。赵简默认,王宽叹气,表示恰恰这样更证明了元仲辛的心思,他之前不愿娶赵简,是不愿拖累她,不愿让她的努力成空。赵简的眼神终于软化。 ...
  • 第41集
    元仲辛和赵简躲过追捕,赶回秘密聚集地,却发现只剩重伤的梁竹,其他人都被米禽牧北抓走了。米禽牧北这时候出手,不外乎就是要促成元伯鳍的刺杀计划,为他翦除障碍。元仲辛三人找到米禽牧北设下的密牢,王宽他们就被关在里面,三人救人却掉入圈套,眼看就要葬身火海。绝望之际,元仲辛却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,他同样给米禽牧北准备了礼物。元仲辛把抓他的武威军引到密牢,成功解决了一众夏军暗探,逃出死劫,却发现赵简不见了。惊慌失措下要去寻找,却被困惑的武威军拦住,战局一触即发,赵简突然出现,制止了争斗。元仲辛再也无法压抑情感,抱住赵简,大胆表白。赵简难得羞涩,眼中却闪过一丝难过。 ...
  • 第42集
    七斋不愿相信事实,陆观年用生命给他们上了最后一课,黑暗中行走更不能迷失本心。元伯鳍终于放弃,然而,为时已晚。米禽牧北带着大军赶到,事到如今他只能孤注一掷。双方展开惨烈厮杀,七斋浴血奋战,绝望之际,援军到达,元伯鳍身负重伤,拼死抓住米禽牧北,总算亲手给了九千战士一个交代。抱着大哥的尸体,元仲辛悲痛欲绝。邠州恢复平静,七斋接到消息,皇上恢复了密阁。就在这时,赵简突然消失不见,七斋这才知道,原来米禽牧北早就做了第二手准备,抓走了赵简和赵王爷。元仲辛咬牙切齿,发誓无论天涯海角他都要追回赵简,七斋跟随,众人朝着夏,朝着更忐忑未知的命运策马奔去。 ...
  • 大宋少年志分集剧情  第1集

    禁军声称元伯鳍当年投敌,元伯鳍表现诡异,既不反抗也不申辩,偏偏抓他的梁竹好似对他有私仇,对他下手极狠。甚至为了刺激元伯鳍,梁竹还从太学把他的族弟元仲辛抓来。不料元仲辛诡诈滑头,对元伯鳍毫无兄弟之情,连声叱骂划清界限,甚至提出配合做假证诬陷元伯鳍的请求,被梁竹赶了出去。然而元仲辛这一切都是伪装,他从见到兄长第一眼起,就觉得这次事件另有蹊跷,也不管禁军有多恐怖,决定救出元伯鳍。太学内与元仲辛同屋的门阀麒麟子王宽,生性耿直,平生不曾说谎,偏偏又及其聪慧,很快看穿元仲辛打算,并且出于公理,决定助元仲辛救兄,元仲辛不愿牵连王宽,二人争执时,有神秘女子出现,提来一张夜宴请柬,声称若要救元伯鳍,可赴宴细谈。更多详情 

    大宋少年志 话题评价

    • 大宋少年志周悬是叛徒吗

      话题2020-09-30

    • 大宋少年志周悬是谁

      话题2020-09-30

    • 大宋少年志结局了吗

      话题2020-09-30

    • 大宋少年志王宽原型

      话题2020-09-30

    • 大宋少年志小景结局

      话题2020-09-30

    大宋少年志 剧情介绍

      《大宋少年志》周悬并不是叛徒,真正的叛徒是陆掌院,之所以证据都指向周悬,是丁二在背后做的局,七斋的人也是被丁二耍得团团转。

      剧中周悬是大宋的将领,他是一个好人,但因为丁二设局,让七斋的人与元伯鳍误以为周悬就是当年的叛徒,丁二还误导元伯鳍说他与周悬是合作关系,元伯鳍听到这样的消息便发誓要取周悬的性命,是元仲辛与王宽等人及时出现才避免这场祸事发生。

      当年宋军与夏军开战,九千战士战死在祁川寨,元伯鳍是唯一活下来的人,而唯一支撑元伯鳍活下去的理由就是找当年祁川寨的叛徒,到底是谁给夏军送去行军布阵图,导致大宋伤亡惨重。

      随着剧情的发展所有的证据都说周悬就是当年的叛徒,但是在大结局时,陆掌院说出当年祁川寨的真相,是他将行军布阵图送给夏军的,是他背叛了大宋。

      陆观年虽然是为了大宋好,但他却让大宋失去九千战士,还让元伯鳍成为替罪羔羊,只能说陆观年用错了方法,这样的做法并不能得到众人认可。

   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   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    Copyright © 2017 - 2018 | Design by 草民电影网(www.ykjsm.com

    电影

    剧集

    综艺

    动漫

    角色

    明星